歷屆評審
歷屆評審
「2013台灣文學獎」圖書類新詩金典獎決審會議 會議記錄
「2013台灣文學獎」圖書類新詩金典獎決審會議 會議記錄
時間:2013年10月15日(五)下午2時
地點:台灣文學館2樓文資第3會議室
主持人:李瑞騰館長
主席:吳晟 委員
評審委員:陳啟佑(渡也)、鄭烱明、洪淑苓、吳晟、莊祖煌(白靈)
列席:公服組楊順明
紀錄、攝影:公服組左美雲

一、業務承辦人楊順明:今年新詩金典獎複審選出6本入圍決審,今天將討論決定一本得獎作品,須獲三分之二以上即至少四位委員同意,才能產生得獎者。主席10月底前須交一篇1000字的評審感言,並出席12月7日早上10:30舉行的頒獎典禮。

二、主持人李瑞騰館長:麻煩五位委員,把最好的挑出來,選出今年的金典獎得主,是不是先推選一位委員擔任主席。
三、全體鼓掌通過,推派吳晟繼續擔任主席。

主席吳晟:今天決審會議,要選出一位得主,過程很辛苦,為示慎重,我們先針對每一本入圍的作品一一討論,各自表述,看有沒有要特別推薦的作品。討論完再投票。

壹、六本入圍決審詩集,五位評審委員逐一發表看法


陳黎《朝/聖》

  1. 陳啟佑:
    這本的風格與作者前年上一本《我/城》接近,風格、語言、表達方式很接近,有點像姐妹作,這沒有什麼不好。陳黎近幾年採取計畫性的寫作,風格相近但題材不同,這本書有好幾組的組詩,看得出寫作的策略,作品數量很大,有才氣,水準以上作品,與去年白靈得獎作品不相上下,陳黎持續嘗試新型態語言的錘煉,這本詩集可以印證,新舊並用,古典題材有新的詮釋,在古典翻新這塊做得很漂亮。引領風騷,具有示範作用,愈來愈有大師風範。不過不意味我會給他第一名,只是就事論事。我先講到這裡。
  2. 鄭烱明:
    《朝/聖》很有想像力,結合歷史與現實,信手捻來都是詩,功力令人佩服。在詩的語言方面,以同音異義的字,表現出歧異性,增加詩的聯想,是其特色。全書四大主題,從古典歷史找題材融入現代,呈現不一樣的看法。〈十二聖〉有趣、詼諧,敘事性強,〈四方〉則透過巧妙安排,表現詩人的內心世界,作者多年來一直創作力豐富,這本詩集有其特色。
  3. 洪淑苓:
    《朝/聖》文字聯想力豐富,語言上的諧音,我看了一直在笑。詩集塑造諧謔風格,就詩的發展來看,陳黎創作歷程至今,嘲弄的特色愈來愈明顯,但就像鄭醫師說的,他也不是隨便講講,有深厚的內在,對中國歷史熟悉,變成可以解構的題材。另外他寫一些世俗瑣碎的生活也很生活化,〈善男〉、〈信女〉、〈匹夫〉、〈匹婦〉,這幾首詩很俚俗、很鄉土,在正統的文字之外,展現他語言的功力,詼諧通俗。像〈12朝〉令人驚艷,企圖對歷史解構,譬如〈唐朝〉這首詩展現他的歷史知識,也把小說情境都放進來,這須有融入的功夫。最大的創意在於把當代現象放入,戲劇流行穿越劇,陳黎文字的穿越成功也十分了得 ,把古代與現代做對照,出神入化,手機、上網、網購、網拍這些現代科技放入,有對古典嘲弄,也是對e化生活的嘲弄;這類嘲弄語調讓人看得十分有趣之外,也有值得思考的地方,我覺得非常好。
  4. 白靈:
    陳黎近年身體欠安,但創作力及速度反而驚人,從後記看到他3個多月寫了107首詩,很嚇人,簡直瘋了一樣,寫作的毅力、才力,愈來有將文字狂歡化現象。像鄭老師剛講到,很多同音字具有歧義,聯想翩翩起舞,好像停不下來,他應該也寫得很過癮,但有可能是另一種痛苦的出口,有點像乩童的咒語,甚至有點像自動的書寫,狂歡是否過頭,但內裡是對文字的無能、生活的無奈的反映,有文字解構的傾向,五卷都有佳作,整體與《我/城》接近,但寫作速度更快。如〈四方〉一輯,每一首詩都四四方方,展現出一種策略,對形式的堅持,表達強烈的內在意圖。我自己喜歡卷一〈香客〉、卷三〈十二聖〉、末卷〈五環〉的一部分,五環很長,均13行,很有企圖,但內容有時跟不上,透過重複拼貼,展現豐富,但偶有雜質出現,這樣講可能有點苛求。字裡行間看出嘲諷企圖心強烈,形式、內容的牽扯,左攻右打、上踢下踏,像孫悟空一樣,能力厲害,有時讓人抓不住、跟不上,這是讀者的無能,詩人是不等你的,尤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這麼多的作品,是很嚇人的事。詩集中有很多很好的句子,第187頁,「但就像寫詩,並非把一些美美的東西堆在一起就是美還要有更內在的東西,譬如血、肉或內心」,「陶瓷器皿般的簡潔節制,以小寓大,舉重若輕,比輕還輕地,舉起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」,對照這段,文字應該可以再更節制一點,說不定會更好一些。
  5. 吳晟:
    我簡單提四點感想,(1) 陳黎寫這本詩集不出花蓮,「藉神遊朝聖古今四方五環」,這種寫作方式要有博學作為基礎。這麼短的時間寫出這些作品,要有很大的能力,包括想像力、創造力,作品以古證今,以古諷今,以古敘今,他大部分作品都有連接到現代,現實感很強。(2)創意特別,縱橫奔馳,打破框架。(3)設想出人意表,風格多樣。(4)最重要的,他的詩集很不一樣,趣味性濃厚,像文字聯想、巧妙安排,開拓新題材,表現上很多創新的語言,讀起來會讓人會心一笑。

 

鴻鴻《仁愛路犁田》

  1. 白靈:
    鴻鴻多才多藝,寫詩、當導演、拍電影,也非常關心社會運動政治發展,知識份子有社會關懷,且實際付諸行動,實際參與社會運動,甚為難得,透過詩中的憤懣、不滿、嘲諷,充份展現作者的社會良心。社會運動的詩,要與現實貼得很近,還要到現場演唱,語言口語,文字淺白有煽動力,詩意與散文結合,有時代性、現在性,就是當下很重要,不一定要留存,這也是他創辦「衛生紙詩刊」的原因,蠻喜歡他的旅遊詩〈旅遊分析〉,像〈尼泊爾〉、〈莫斯科〉生動有趣;社會運動的詩則展現了強烈關懷現實的理念。
  2. 洪淑苓:
    詩集封面吸引人,作者經營出版懂得表達自己的特質;詩集的兩大重要特點就是革命與愛情,給我的感覺前半是憤青,後半是文青。有的作品將可貴的公民社會運動以詩歌留下,有的更是同步地在運動現場被歌唱;這類作品為達到容易流傳的效用,所以文字淺白,比如〈濕地的歌詩〉,用兒童的口吻;但像〈以物易物〉這首,文字是有力道的,簡潔的句子當中表現出思考性,可看出作者寫作技巧純熟,有策略。書名《仁愛路犁田》代表詩集整體精神,衝突性很大,讓人想一探究竟,原來「犁田」既是摩托車滑倒的術語,也和農民到台北抗爭的現況結合,相當巧妙。這首詩採用散文與詩夾雜,形式與內容上都可以見出作者的策略性。至於詩集的後半部,讀起來是蠻快樂,很自由的,但有一種玩世不恭的感覺,流露雅痞味,呈現文青的氛圍。〈給雅紅的濾水器〉一詩,傳達簡單生活的價值觀,也體現「台灣最美的是人」這句話。詩集讓我們看到詩人的一體兩面,既有對公眾回應的姿態,也有個人私密與女朋友快樂的生活;後者與當代年輕人的愛情觀接近,是理想也是夢想式的生活,文字和主題搭配得很和諧。
  3. 鄭烱明:
    初讀鴻鴻這本詩集,對作者表現的時代感性很熟悉,好像是自己在六、七○年代對現實的觀察那種感覺,有一種衝動及熱情,這本詩集有二個特色,(1)時代性,台灣雖已解嚴仍有不完美,利用事件來表達詩人對社會的看法,詩的現實介入深。(2)他不是單純的詩人,跨足劇場、影像、導演。語言簡練活潑,呈現時代特質,以電影手法處理詩,簡潔不囉嗦。(3)表達他對生活對愛情的看法,同好的互動,親切的處理,容易引起讀者共鳴;詩人對土地的關心,觸角所及,表現詩人的真摰性,諷刺卻不失幽默,呈現當下的時代特質。
  4. 渡也:
    三位委員把這本詩集的優點都講得差不多了,我只好從別的角度切入。鴻鴻過去的作品不錯,大多在水準之上,這本詩集有些優點,如語言淺白,常用冷諷熱嘲技巧,〈仁愛路犁田〉、〈以物易物〉讀來印象深刻,但是全書三分之一寫得不是很好,太過輕率,較以往水平差一點,有雜湊之嫌,像〈立陶宛的姑娘〉、〈未未,未來的未〉,這些詩以他的功力可以放棄,不應出現在詩集中,詩人寫作愈到晚期愈應考慮歷史地位。他十八般武藝去了哪裡,形同自廢武功。這個獎是金典獎,有標竿、領航作用,作為評審我心理有基本考量,希望詩集是系統化的,有引領作用,以此標準來衡量,鴻鴻這本份量仍嫌不夠。
  5. 吳晟:
    好像開始有火花了,( 哈….)這本詩集我寫的序,不方便再多說,意見都在書裡。台灣文壇維持對現實社會持續關注的詩人,以詩、以文、以行動表達關切,鴻鴻是重要的指標,我最佩服也羨慕他的浪漫主義精神,革命與愛情,真正的浪漫是革命情懷,他已是「文中」,不再是文青,非常羨慕他不論愛情或革命都保有一種鮮活的力道。

 

李進文的《雨天脫隊的點點滴滴》

  1. 鄭烱明:
    我長期注意李進文的詩,從《一枚西班牙錢幣的自助旅行》開始,常在報端詩刊讀到他的作品,印象中他對詩的處理、語言掌握,在同年紀的詩人中表現可算傑出,這本詩集是新作,有一般詩的形式,也有散文詩,運用口語、生活性來表達,題材多樣性,從生活取材,家庭生活、愛情、電腦、手機都入詩,讀起來不像之前的作品精彩,尤其散文詩敘述性、說明性太重,減少詩的魅力。
  2. 洪淑苓:
    這本詩集反覆討論詩與生活的關係,雖然沒有寫上街頭,但也企圖要與生活對應。第一首詩〈小美好〉,想展現日復一日重新開始的歡喜,這種小美好、小確幸,是近年來流行用語,而詩人也開始用詩的語言表現這種小美好的感受。就像鄭醫師提到,這次入圍者都進入中年,已經寫到一個關鍵時刻,還要寫什麼,實在是個考驗,也讓人佩服。本詩集的作者花了很多力氣討論創作、文字藝術,以及如何在詩裡追求音樂性和節奏性,尤其詩的節奏性,他很在意也表現得不錯,從〈一枚來自西班牙的錢幣〉就展現此風格。而〈背單字〉是關於文字的聯想,藉由形容詞、名詞等詞性的轉換,表面上看起來是在寫背單字,其實寫的是創作歷程,讓我們看見創作就是一種翻譯,把思想、情感與世間萬象,透過文字翻譯、呈現出來。又有幾首寫對母親的懷念,譬如〈一天兩個五月〉,看了蠻感動。另個特點,許多作品也反映出上班族生活的心聲。作者曾在明日文學工作室工作,是一個最先提倡電子報的媒體,但其本人其實非常抗拒e化,詩寫出了他的無奈。我比較保留的是,其中很多作品摻雜散文在內,很多是隨筆隨想,在詩集的編輯構想上,不能明顯的看出他的意圖。
  3. 白靈:
    李進文是1960年代少數創造力豐富的詩人,幾乎每二、三年就出一本詩集,且都在水準以上。詩集前半是日常生活與身邊人、事、物的互動,尤其是枕邊人,後半就把政治、社會事件拉進來,嘲諷幽默,文字輕鬆,語言技巧高明、有功力,有時故意押韻產生趣味性、有些詩像有直接的書寫對象,互動性很強,小心翼翼,雖個人化,但也有普遍性,佳句多,讓人心有戚戚焉。後半寫與政治有關,〈國父與我〉把國父拉來現代和他站在一起嘲諷,很好的創意,〈物傷其淚〉寫「我把政府夾在一冊聊齋,讓它痛得鬼叫一下,再死一次」,很過癮,把小老百姓的不滿盡情展現,佳句很多,讀來能讓人有所感動。有些寫詩寫得長一些,那是他的風格,而能把生活寫得輕鬆自如,產生趣味性,他從這個角度建立了他整體的風格。
  4. 吳晟:
    書名《雨天脫隊的點點滴滴》,內容真的就是探索生活中的點點滴滴,特點是語言節奏輕快,讀來很順意,題材多樣,小至日常生活、大至社會政治。洪老師提到的,散文詩摻雜其中,讀起來有突兀感,可能有其用意。大致來說,李進文創作力豐富,文字聯想力很強,這是優點。
  5. 渡也:
    李進文的語言很特殊,雖然用口語但是有經過挑選,而且語言精鍊,別人要寫五句,他兩句就表達完整,佳句多,主題蠻新奇,是讓人對他的詩有好感的原因,洪委員才剛提到的散文,可能是作者的嘗試,但未成功,是美中不足處。這本詩集有數輯,但比較沒有系統,第一名金典作品應該考慮要有焦點、有系統。這是一本好詩集,但進入決審面對其它五本,比較起來這一本在份量上稍有欠缺。

 

汪啟疆的《風濤之心‧台灣海峽》

  1. 洪淑苓:
    詩集以海洋為題材,寫下很多面向。有軍人勇敢挑戰海洋,也有表現柔軟的部分,例如對家人的牽掛,或者觸及長年在海上水手的欲望,以及他們如何面對及克服。〈航海Ⅶ想念>寫一隻從船上逃走的公雞,說牠是「一隻只懂得陸地的公雞」,看起來幽默逗趣,其實暗寫的正是航海者對陸地以及陸地上一切人事物的思念,在幽默之外,暗藏辛酸。以海軍身分來寫航海的故事與心情,這種詩不容易寫好,寫得太過像附會大歷史,可能會減少詩的藝術空間,但作者已經表現得相當不錯。作者對歷史和戰爭的態度是正面的,文字厚實、整體結構緊密,這是值得肯定的。不過我個人會比較想看到一些小歷史書寫,比如更私密的個人的情感、渴望或想像,本詩集中這類作品較少,如果多一些,或許會更多樣化。
  2. 白靈:
    這本題材是參加詩集中最特殊的,而且是所有詩人難以觸及之領域,海上二、三十年的生活內容非常豐富,是新詩亟待觸及的藍海,和國家和歷史和大海都有連結,文字鏗鏘堅實,血淚汗交織,是其達到的高峰作品,個人比較欣賞第一輯大航海時代,第二輯航行,第三輯海上,第四輯一坨鹽在風化,還有最後的其他之歌,很多詩寫得很有力量,一些短詩,像骷髏、骨頭、亡者,把長官和屬下水手的情感真誠展現,有力量,系統性強,是這本書的優點,但濃稠了一些,凝重了一些,讀了有喘不過氣來的感覺。
  3. 吳晟:
    汪啟疆是海軍將官中少之又少,也可以說整個台灣詩壇專注寫海的詩人,很特殊,一輩子都在寫海,詮釋大海的波濤壯闊、驚濤駭浪,不斷挖掘海的題材。我的感覺他雖寫海,但一直未擺脫軍人的角色,與戰爭不斷有連結,讀來讓人很有壓力,詩一直拉回到戰爭的關聯性,有所局限。在〈鎖魂歌〉這一輯中,一再強調反共、效忠領袖,寫蔣介石死了〈國薨〉,整體的思維比較封閉,這樣講可能不恰當,但感覺上是這樣。處理大歷史,個人情感描述較少。
  4. 渡也:
    汪啟疆兩年前也有一本詩集《哀慟有時‧跳舞有時》入圍文學獎,也是聚焦在海,他很能找東西來寫,這一本也是這樣。吳晟老師說他都寫戰爭、寫軍人,我倒覺得這是他很大的優點,他一生都在海上、在軍中,整本詩集很有系統化,且別人來寫這些沒辦法這麼深入,請吳晟老師思考一下。就詩的本身來看,在語言方面、意象的處理技巧、感情的投入,這本詩集是決審六本當中最好的,相當棒,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名,一個人不斷寫海,而且不斷有不同的題材、寫法,相當不容易。我先講到這裡。
  5. 鄭烱明:
    這本詩集題材集中,比較少見,看作者多年來的創作,有寫不完的海洋題材,有委員認為他沒有用一般的觀點來寫,坦白講,像蔣介石的死亡,作者也只能寫出軍人的感受。個人情感部分較少,對父親、家人寫得不多;就詩的本身來說,汪的詩語言跳躍性很大,雖然整體是完整的,但行間的跳躍會中斷,會造成意義連結的陷阱存在。

 

羅智成的《透明鳥》

  1. 吳晟:
    有系統、有計畫性,寫作時間拉很長,從第一個孩子出生開始醞釀,到第二個孩子、到2011年第三個孩童出世,激發這本詩集的產生,熱切的對孩子訴說,語言是溫柔、深情的,想像力奔放,連結生命的哲理,是一本修辭華麗、想像奔放的詩集。
  2. 渡也:
    羅智成寫詩幾十年,有很明顯風格,前後一致,但從這點看,未見成長突破,像前面談過的陳黎、汪啟疆都一直在創新,《透明鳥》感覺上是延續前作。這詩集是計畫性的寫作,走標準象徵主義的路線,我看得很吃力,因為晦澀,看好幾遍才懂,有玄學的味道,很曖昧,有些地方不知所云。
  3. 鄭烱明:
    詩集由兩首長詩構成,作者藉由突尼西亞買鳥籠的發展出來的長詩,詩人哲學系出身的特色,自然會運用其知識的累積對生命的凝視與反省,從個人抒發他獨特的感覺,《透明鳥》只是一個隱諭,長詩寫這樣算不錯。
  4. 洪淑苓:
    我和渡也老師的看法相反,六本書裡這本最能一口氣看完,第一輯像個童話故事,一個智慧老人和小孩的對話,所有羅式元素都在裡面,希臘神殿、古文明、文明崩壞等等,標準羅式的節奏,有其迷人處。第二首講布拉格,但慢慢的把布拉格抽離,代表的是中古世紀一座孤獨的城市,愉快且令人著迷,整體來講像純真美好的小品,許多年輕讀者會很喜歡。
  5. 白靈:
    《透明鳥》第一首是寫人與自然,那隻鳥是人內在的潛藏的部分;第二首是人與社會的關係,兩首長詩各有不同的企圖,第一首後面把政治的部分寫進來,有以詩心對抗俗世之感,文中少部份寫得白了一些。而個人反而喜歡第二首,維持過去羅式的風格,不斷反覆的談人和孤獨的關係,好像城空了,人處於微小而巨大的空虛,既是講孤獨的必要與自在,又像是人在尋求宇宙的位置,有很多的隱喻,表現的蠻好,雖然長,但是成功的。

 

陳克華《當我們的愛還沒有名字》

  1. 渡也:
    陳克華這本作品,語言平淺,常有佳句,做了很多嘗試,描寫很多生活化、多元化的題材,除了比較沒有焦點、系統化外,其它我都覺得還不錯。
  2. 鄭烱明:
    陳克華是醫生,具特殊職業的身份,這本詩集也脫離不了這個特色,從現實出發、書寫,題材廣泛,除了同志之愛,還有宗教、西藏問題,從醫學角度思索,表現極其個人領域及感受,是詩人可貴的地方,後半部作品日常性很濃厚,表現得不是很深入、完整,減少了詩的感動。
  3. 洪淑苓:
    整本都很抒情,都市、旅行、科幻,都是他很熟悉的題材,對同志愛情、身體著墨特多,也有思考佛理,表現超脫世俗束縛的感覺;但身體、佛理的主題兩者互有關聯,呈現作者近年來對人生境界的探求。作者用平和角度寫同志之愛,不強調激情,而出以感性的抒發,讀起來也像是異性戀的情詩,自有其功力所在,可打動讀者之心。詩集另一個重心是表現作者進入中年後對語言、創作的思考,例如〈我的巴別塔〉,就是一首表現忍受世俗壓力、努力沈潛的詩,代表用生命、思想做詩的見證。
  4. 白靈:
    婉轉曲折,表現還無法歌頌的同志愛的世界,以有力量的語言,不同的角度去鑽探,文字純熟,好詩蠻多,以詩來抵擋社會還無法完全釋然的禁忌,這一部分蠻勇敢,心情艱苦,也很可敬,很喜歡他寫佛思的部分。
  5. 主席吳晟:
    六位作家,除了汪啟疆稍為年長,都是中壯輩詩人,創作力都很豐沛,且不停的出詩集。陳克華這幾年也是不斷展現創作力,情緒起伏非常大,這本詩集比較沉靜,探索生命,還是持續以往的思考,語言上比較靜的氣氛。

表述至此,六本詩集我們都表達了意見,接著進行第一輪的投票。 經過討論直接打分數,以1到6分來給分。如果分數相同再重新討論。

投票結果:8號24分、9號18分、17號13分、20號26分、33號12分、36號11分。前三本最高分的8號《朝/聖》、9號《仁愛路犁田》、20號《風濤之心˖台灣海峽》進入第二輪評選。

 

貳、決審第二輪:針對三本最高分的詩集逐一討論

  1. 鄭烱明:
    我認同《仁》這本詩集的時代性,給他第一。《風》給他第二名。《朝》作者很博學,技巧純熟,有另一種詩的追求,表現突出,和前兩者的感動不一樣。
  2. 洪淑苓:
    三本各有特色,《仁》投第一,不只是它寫了當代的社會事件,也提供一種新的看待人生的方式。《風》第二,有代表性的意義,與歷史扣合。《朝/聖》第三,因為比較像是陳黎個人創作上、美學上的試驗,如果要加強台灣新詩金典的「台灣」意象,它就比較偏向詩人個人在形式上的試驗,個人美學風格較強烈。我覺得《仁》和《風》兩者之間很難抉擇。
  3. 白靈:
    三本書各有厲害,《風》詩中靈動,汪啟疆是以生命寫詩,士官長、水手、士兵的一體性很強,人船共有,所有的人也共感。《仁》還年輕,《朝/聖》厲害、博學,知識引用聯想自由,輕快展現功力,有些地方可以更簡潔。
  4. 吳晟:
    三本書不相上下,各有特色,選出金典獎的作品,要符合時代的創作理念和精神。《風》的文學技巧,包括語言繁雜,不夠精簡,思想跳躍,不明確性,讀起來讓人懷疑這是什麼時代的作品,〈鎖魂歌〉到底是哪一年寫的,還在講「國薨」,明顯是七0年代,內容缺少時代性的思索,像「莊敬自強以國家興亡為己任..祗留遺墨/處變不驚置個人死生於度外…仍然囑付」這樣的句子,思維還停留在反共抗俄專制獨裁的年代。如果《朝/聖》只有我一票,在《仁》和《朝》這兩本中,我可以放棄《朝》,願意支持《仁》。《仁》的藝術性,依照渡也老師的說法比較薄弱,但與〈鎖魂歌〉來比,那顯然沒有那麼嚴重。
  5. 渡也:
    《仁愛》詩集有三分之一很弱,甚至不是詩,很糟糕,鴻鴻寫那麼多詩,此詩集有些詩可以去掉,如果這樣那我就會接受它,否則怎麼可以選當典範?我一直以為,汪啟疆的語言、技巧是不錯的,就像惠特曼,他採取長句,一直堆砌,製造多音交響的繁複節奏,表達熱烈的感情,是他詩集的特色,採用長句,意象豐繁。鄭委員提到的斷裂現象,在現代詩很常見,跳躍是現代詩的特性,詩的斷裂,是由讀者去填補,這應該是汪啟疆的策略,而不是他不懂。我們要以軍人的立場看他的詩,總統死了當然要描寫,不能站在綠營的角度來看待,軍人忠於國家是正確的。
  6. 參、三本詩集各有堅持的再討論

  7. 吳晟:
    這我要抗議,我沒有講什麼營,文學討論不牽涉什麼營,我講的是兩個重點,詩的語言、表現內容、思想精神,詩的可貴在文字藝術和內在思想,汪啟疆各方面表現都很好,但像「其介如石是殞落者一生功過承負的名字/三軍官校政工幹校在棺柩最後守靈」,這樣的句子我提出質疑。就算是軍人寫的詩,像瘂弦、像洛夫,詩中常隱藏著強烈的批判,兩位如果堅持要給《風濤之心》,他傳述的訊息,戰爭、効忠領袖,這怎麼可能是典範,大家再考慮看看。
  8. 鄭烱明:
    每個人都有對於詩的主觀性,為了評審的結果,常不得不妥協出一個共識。
  9. 渡也:
    鴻鴻的詩大家都覺得很好,但這本詩集很散亂,汪啟疆或陳黎的詩集很集中,系統化很重要,散亂怎麼可以當典範?他的功力其實不是這樣,只是這本書某些詩處理得不好。六本詩集比起來,還是汪啟疆的好。
  10. 吳晟:
    陳黎的技巧、創造性、開發詩的敏銳,純粹就藝術性來談,陳黎的藝術性是最高的,最沒有問題的。
  11. 鄭烱明:
    陳黎的詩集,缺點最少,是完美的作品。能感動人的詩不一定是最完美的。陳黎比較是知識性的寫作,《風》的語言比較硬,長句跳躍得不夠完美,但他專注寫海洋,可以感動我,這是我個人的觀點。
  12. 洪淑苓:
    汪啟疆這本詩集,我讀來也深受感動,想像他這一輩的人面臨時代的變局,那種經驗是旁人很難替代的。他的文字典正,和新世紀的作家喜歡解構歷史的書寫方式不一樣,自有其風格。有少數作品可能較早發表,和後來的作品放在一起,難免會有時間上的落差,與外在書寫環境有距離。我比較想選鴻鴻的《仁》,因為他的確寫出了一種新的味道。不只與社會抗爭有關的詩,就書寫的風潮來看,當代年輕的詩人拿出來的作品大概都是這樣,文壇總是後浪推前浪,我個人傾向支持鴻鴻的原因也在此。但實在很難抉擇,所以建議《仁》和《風》並列,可以肯定寫很久的人,也支持寫出一個新方向的作者。
  13. 吳晟:
    現在三比二,純粹從藝術性來看,我真的疑慮很深,因為金典獎太重要,地位崇高。
  14. 渡也:
    其實鴻鴻的詩各種風格,陳黎這詩集中都有,這兩本同質性很高,但陳黎壓過他,陳黎太厲害了。我可以改投陳黎。
  15. 白靈:
    以努力、現代性來說是夠的,我也可以投陳黎。但還是要肯定汪啟疆的《風濤之心》,他表面上寫軍人,其實是寫人性,描寫船上的人是命運共同體,一起面對大自然挑戰,國家其實離很遠,人與人之間真誠的感覺,很多詩細看很有力量,表面上的文字好像很濃稠,在濃稠當中有情感在,而這個東西正在喪失,正由人與人之間一點一滴流失,流於戲耍,這是潮流、趨勢,沒有辦法,但其實還是應該拉一下、肯定它的重要。
  16. 洪淑苓:
    陳黎也得了24分,真的是語言的魔術師,我十分佩服,我也可以讚成,他語言的藝術性是夠的。

 

肆、討論結果重新投票,決審第三輪再投票,最後三本每人投一票。

主席宣布投票結果:陳黎《朝/聖》獲得5票一致通過,成為2013年台灣文學新詩金典獎得主。

散會時間:下午4時00分。

 

主辦單位 國立台灣文學館 網站規劃設計 曜發科技 國立台灣文學館版權所有 ©2011 All Rights Reserved.